連百度都在勸獵頭們善良

2019-10-16 12:18:56 仙人JUMP 分享

由于我的工作原因,常常和獵頭們打交道。

不管是我通過獵頭招人,還是獵頭們挖我(風控這個職業比較稀缺),還是我做內審抓那些跟獵頭有些不清不楚貓膩的 HR,都要和獵頭們有很多深入的交流。

這么多年過來,我時常感嘆。

獵頭,真是一個非常神奇的職業。

這個職業神奇程度堪比保險銷售和地產中介,都是騷擾先鋒。

這三者的共同特點都是門檻極低,上限極高,奇葩極多。

很多人對于獵頭的第一印象是非常高大上的,似乎談笑間就可以影響大公司的高管變動,一個電話就可以挖空一個公司,是公司間的隱藏王者,堪比商業間諜 + 智謀大師 + 高級金領。

胡歌主演的《獵場》,更是把獵頭這個崗位給神話了,一個獵頭似乎可以一杯咖啡的時間讓一個公司的董事會老板嚇尿褲子。

當時看電視劇的我也差點尿褲子,不過是笑的。

獵頭做的工作很簡單,幫助公司去找高級人才,幫助高級人才找到合適的公司,做中間商賺差價。

聽起來這么簡單的事情,其實是很困難的,因為獵頭做的是人的工作,而人,是最麻煩和復雜的生物。

人類這種自以為是的沙雕生物,總是會給世界帶來無限的歡樂。

一個優秀的獵頭,首先要是一個合格的 HR 和職業規劃師,他需要比 HR 更了解候選人的心理,能夠從專業的角度給候選人一定的職業發展建議。

很多頂級獵頭都是大公司 HR 出身(當然雙方身份也經?;Q),往往輔修過心理學,懂得談判,知道如何為候選人和公司的期望落差進行平衡,尋找大家共同的利益點。

很多頂級的人才,都是有自己熟悉的獵頭的,他們如果有意向變動,往往只會和自己最熟悉的獵頭交流市場及公司,然后針對性的崗位。

海投簡歷在高階人才的層次是很掉價的,這么掉價是很難賣出高價的。

2

獵頭的收入來源主要是候選人的年薪,一般收取的費用是候選人年薪的 20% 到 40%(看不同公司的強勢程度定價),如果是薪資比較低的普通崗位,一般是算人頭,一個人頭 XX 元這樣子。

假如一個候選人年薪百萬,那么獵頭做這一單,費用收入就是幾十萬,然后獵頭和獵頭公司再分成,一個年薪百萬的單子,獵頭到手十多萬不是什么大問題。

隨著互聯網行業的大發展,各大公司對于人才的需求都在不斷增多,而開出的年薪也日益膨脹,這也導致作為信息中介的獵頭們,收入水漲船高。

很長一段時間,獵頭年薪百萬的傳言開始大量流傳,很多人又特別向往這種打打電話喝喝茶就能把高級人才挖來挖去的感覺,于是各路找不到工作的文科生(人力資源,心理學,漢語言文學,歷史等等等等)都開始進入這個行業了。

然后事情就開始不對勁了。

獵頭群體一時間擴散了數十倍,獵頭身份可以批量生產,但是獵頭的職業修養職業道德以及職業技能沒法速成,這東西需要時間和案子的滋養。

大量新進來的獵頭們,說穿了就是要賺錢的,跟他們講什么職業道德,職業規劃都是統統白給,干啥都不如年薪百萬刺激性大。

我們就是要當中間商賺差價,誰都別阻止我無腦打電話。

于是整個獵頭行業就開始逐漸沙雕化了,口碑沒了,段子多了。

根據我多年和獵頭打交道下來的感覺,整個行業已經亂的沒法說了。

新來的小朋友們基本是意識流獵人,渾水摸魚全靠電話量在懟,反正廣撒網總有上鉤的。

你說他們是信息中介吧,很多獵頭連候選人信息都看不清,經常給人推薦一些非常神奇的崗位。

你說他們是職業規劃師吧,很多獵頭連崗位 JD 都讀不懂,對于各種職業基礎技能缺乏基礎的了解,還有以為 PHP 是最好的語言是夸人的。

你說他們是獨立第三方吧,經常有獵頭小朋友為了成單出賣色相勾引候選人入職,又黃又暴力。

得,只能說是四不像了。

3

我遇到的奇葩獵頭很多,非常多,總結起來有這么一些毛病。

有的獵頭只看崗位的價格,然后推算自己的提成,然后就開始反復去勸說候選人跳槽去這個公司,各種神奇的理由都能編出來。

早年我還做金融風控的時候,有一個獵頭就非常想讓我去大大集團(一家已經跑路的 P2P)做風控負責人,我多次拒絕了他熱情推薦的機會,并且明確表示這個公司有問題,我不想和對方有任何接觸。

但是他孜孜不倦地給我推銷這個崗位,著重強調錢多錢多錢多,當然錢多背后就是獵頭提成多,每次我都是 30 秒掛電話,但他不停地推。

終于在某一次我實在不耐煩了,跟他說我不會去騙子公司的,你再比比我要拉黑并且投訴你了,他哭了。

他哭著說之所以要推薦你去這家公司,不是因為錢,是因為這家公司的愿景是【保衛地球,建設家園】。

他覺得我能保衛地球。

說真的,那一刻,我整個人都陷入到一種魔幻的狀態,這沙雕到底在說些什么?還有這個公司為什么這么沙雕?他是不是覺得我才是沙雕?他們是不是競爭對手派來玩兒我的?

那一天,我都過得不太好

有的獵頭非常強勢,并且有一種傲嬌的感覺。

我經常接到獵頭電話,上來就是你是不是在 XX 公司的 XX 崗位,我這里有一個 XXXX 的年薪 XX 的機會給你,麻煩你把最新的簡歷發給我一下。

我說對不起我沒有打算,她說這個機會很難得,我給你打電話是你的機遇。

臥槽這是要送我一番造化嗎?

對此我往往是直接掛電話,多數時候也就消停了,但小部分時候電話那邊會爆炸,然后連環 Call 過來懟我。

你為什么掛我電話?你憑什么掛我電話?我這是在給你推薦機會!你的職業生涯要完蛋了你知道嗎,我們公司可以封殺你!你的人生即將走入下水道!

一般說這種話的往往都是比較年輕的獵頭同學,他們真的以為自己是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在市場中,優秀的人才往往是被獵頭搶的。

這是一個賣方市場,希望我的錄音 + 投訴,可以給他帶來一點社會教育。

社會上有社會人。

說到社會人,我想起了一個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電話。

一個個電話打過來張口就是你是誰誰誰,聽說你小子很牛逼呀。

我聽的微微一笑,又是哪個不開眼的 P2P 來送人頭了?剛好家里廁所沒紙了,需要補充律師函。

我非常期待他繼續口吐芬芳。

然后他再一張口,就是 XXX 公司開 XXX 年薪讓我來挖你,你看你什么時候過來和他們聊一下吧,入職時間一個月內就可以。

我突然感覺枯燥,索然無味,為什么不是順著電話線直接砍過來呢?他明明是想砍我的開頭呀。

他的話一定只是他疲倦的保護色,我好希望他能多多展示自己真實的一面。

4

大量獵頭涌入市場后,整個獵頭行業不僅是名聲差,大家的生意也變差了。

市場上的大公司就那么多,市場上的崗位就那么多,市場上優秀的人才也就那么多,盤子不小,但大的也有限。

但是獵頭公司多呀,獵頭費用又那么高。

于是絕大多數互聯網公司都是鼓勵員工內推的,一個崗位獎勵萬八千,比獵頭費便宜多了,而且介紹來的人大多還知根知底,很多獵頭推來的人都是獵頭給包裝過簡歷的,水分比較足。

一個崗位假如有 2 個合適的人,能要內推的就絕對不要獵頭的,這是一定的。

在內推文化盛行的情況下,獵頭能操作的崗位越來越少。

而且現在這個環境,是甲方(招聘方)強勢的環境,很多大甲方都不止簽一家獵頭公司,一個模棱兩可的崗位丟出來,往往是一堆獵頭公司去找人。

很多相對合適一點的候選人一旦簡歷掛出來,往往會接到一堆獵頭的瘋狂騷擾,然后瘋狂推薦同樣的崗位。

獵頭們是如此的熱情以至于很多候選人產生了自己可能比較優秀的錯覺。

真相是獵頭只是對著獵頭費熱情。

真香。

即使一個獵頭僥幸獵到了一個候選人拿到了 offer,他也架不住候選人變卦。

很多候選人也很雞賊,特別喜歡在求職市場上丟丟簡歷蹭蹭熱度,但是說到入職,就是不進去。

更雞賊的候選人,甚至會拿著 offer 去獵頭那里討好處,畢竟入職就等于給獵頭送錢,拿捏一下也很符合人性的貪婪。

之前我們圈子里一個朋友,水平不錯,面的崗位都工資都比較高,但是人呢比較渣男,拿了一圈 offer 之后,跟獵頭說陪睡才會去,結果睡了 7 個獵頭,有男有女。

而且最后哪家都沒去。

聽說他后來被男女混合雙打,我在醫院里給他削平果的時候他還說這輩子值了。

這個世界真的是太魔幻了。

5

能操作的崗位有限,大公司的招聘預算也卡的嚴,候選人要么和防賊一樣防獵頭,要么和傍大款一樣盯著獵頭撈好處,獵頭的日子過的很艱難。

不只是獵頭,各類招聘網站本質上也是出賣這些簡歷信息撮合人才來生存的,獵頭都不好過,他們也不好過。

但獵頭這個行業隨著大量操守不足的新人進入,大家的下限一下子從腰部拉到了腳底板,非常 real。

于是很多獵頭就和招聘網站串通了。

既然大家都不好過,那何不合作一下好好玩玩兒?

于是很多招聘網站的某些沒什么錢的小職員們,就和獵頭們勾搭上了。

他們把大量的簡歷信息以極低的價格賣給獵頭,然后獵頭拿到這些信息之后,再瘋狂安排人進行電話轟炸,由于簡歷信息非常全面,不止包含了工作信息,連帶家人信息以及住址等敏感信息都有(內鬼嘛畢竟)。

這種合作是從 2019 年年初開始的,大量獵頭拿到了候選人信息開始了狂轟濫炸,非常惹人煩。

整個 19 年上半年,稍微有頭有臉的人物即使沒有公開簡歷,應該都被獵頭騷擾的很難受,而且張嘴就是很詳細的信息,令人覺得頭疼。

而一些神奇的獵頭更發明了一種操作,通過簡歷信息的更新,反向幫甲方來賣情報。

有一些獵頭和招聘網站為甲方提供了這樣一種服務,就是幫你盯著你們公司所有人的簡歷,只要出現在行業的某些渠道或者在招聘網站有更新,甚至是關注了某某公司的崗位,立刻就通知甲方的 HR 以及 Teamleader,可以直接微信腳本推送,省時省力。

建議好評呦親。

之所以我知道這個,是因為我經常收到類似的信息,我下面的小朋友們的信息,我倒不是覺得他們多看看機會有什么問題,我的主要問題在于。

這些數據 TMD 根本不準,不要把我手下的風控在招聘網站看垃圾分類員的信息也推送給我,看著五花八門的信息,我時常覺得受到了精神污染。

6

按照道理,獵頭這么瘋狂操作,招聘網站也這么瘋狂不當人,是不是就沒人能治他們了?

也不是,能治流氓的,往往是另一個流氓。

獵頭們拿著買來的候選人隱私瘋狂操作,一開始大家還只是抱怨,但終于,他們踢到了燒紅的鐵板上了。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星天
呼伦贝尔| 烟台| 晋中| 玉溪| 洛阳| 义乌| 榆林| 大庆| 广饶| 石嘴山| 北海| 惠州| 余姚| 博尔塔拉| 黑龙江哈尔滨| 河北石家庄| 池州| 吉林长春| 绵阳| 渭南| 邵阳| 眉山| 甘孜| 周口| 荆门| 福建福州| 南平| 西藏拉萨| 扬州| 湛江| 凉山| 武夷山| 白山| 桐乡| 东阳| 义乌| 金华| 晋中| 广安| 黄冈| 滨州| 安顺| 保山| 济源| 沧州| 大丰| 双鸭山| 曲靖| 吉林长春| 北海| 通化| 铁岭| 贵州贵阳| 三河| 海东| 玉树| 文山| 衢州| 天水| 榆林| 南京| 昭通| 济宁| 德宏| 抚州| 双鸭山| 常州| 新疆乌鲁木齐| 固原| 新疆乌鲁木齐| 泰安| 吴忠| 仙桃| 抚顺| 菏泽| 日土| 潮州| 云浮| 馆陶| 贵港| 湘西| 莒县| 洛阳| 仁怀| 海南| 滁州| 诸暨| 芜湖| 济南| 云浮| 厦门| 九江| 曲靖| 曹县| 湘西| 阿拉尔| 承德| 定安| 克孜勒苏| 荣成| 那曲| 日喀则| 海东| 蚌埠| 鄂州| 白山| 禹州| 信阳| 惠州| 延安| 郴州| 张家界| 兴安盟| 甘南| 景德镇| 武安| 吴忠| 伊春| 沧州| 白城| 黑河| 永州| 张家口| 临猗| 伊犁| 达州| 仙桃| 蚌埠| 威海| 淮安| 柳州| 张家界| 永康| 保山| 永新| 嘉兴| 哈密| 塔城| 渭南| 安顺| 龙口| 溧阳| 昌都| 曲靖| 遵义| 乐平| 包头| 许昌| 海北| 南阳| 枣庄| 临猗| 常州| 鸡西| 梅州| 黄山| 宣城| 泸州| 嘉兴| 青海西宁| 常德| 宜昌| 沛县| 新沂| 莆田| 上饶| 烟台| 莱州| 贺州| 如皋| 通辽| 中山| 鸡西| 达州| 琼中| 淄博| 永州| 景德镇| 巴彦淖尔市| 吉林长春| 余姚| 塔城| 德阳| 仙桃| 防城港| 宜昌| 廊坊| 钦州| 廊坊| 启东| 大理| 钦州| 淮安| 安徽合肥| 崇左| 乳山| 万宁| 蓬莱| 临海| 伊犁| 牡丹江| 本溪| 黔东南| 湖南长沙| 东莞| 泰州| 濮阳| 临猗| 阿克苏| 张家界| 荆州| 岳阳| 广西南宁| 焦作| 揭阳| 蚌埠| 宁波| 南充| 澳门澳门| 绥化| 和田| 十堰| 文昌| 青海西宁| 贵州贵阳| 乐平| 临汾| 泰州| 玉溪| 通辽| 宝鸡| 沧州| 晋江| 六盘水| 玉树| 广汉| 蓬莱| 库尔勒| 甘孜| 盐城| 广元| 林芝| 抚州| 如皋| 章丘| 永州| 唐山| 河南郑州| 德宏| 肇庆| 邯郸| 铁岭| 萍乡| 焦作| 珠海| 淮南| 海安| 澳门澳门| 乐平| 平凉| 台湾台湾| 山东青岛| 巴音郭楞| 揭阳| 香港香港| 南通| 海安| 新沂| 眉山| 鄢陵| 商洛| 澄迈| 林芝| 仁寿| 昌吉| 保亭| 昌都| 台北| 辽宁沈阳| 宜昌| 乌海| 丽水| 阳江| 陕西西安| 松原| 孝感| 赤峰| 松原| 河南郑州| 临汾| 铜仁| 枣阳| 定西| 六盘水| 高雄| 怒江| 喀什| 随州| 博罗| 西藏拉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