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老師,考慮做VC嘛

2019-10-17 01:07:28 投資界PEdaily 分享

  江湖遠去。

  9月10日,教師節,也是馬云55歲的生日。這一天,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淡出一手打造起來的商業帝國。

  是時候交棒給年輕人了?;叵?013年,在淘寶十周年慶典上,48歲馬云單膝下跪宣布卸任阿里CEO,哽咽地說著“相信年輕人會比我們做得更好”,這個畫面成為中國互聯網永遠難以抹去的記憶。

  “我不在江湖,但江湖還有我的傳說。”在年富力強的年紀退休后,馬云何去何從?

  作為中國最勵志的創業導師,馬云有經驗,有人脈,關鍵是——有錢。雖然早已過了追求財富的的階段,但本著關心下一代創業者的初衷,馬老師,考慮做VC嘛?

  回望馬云20年:

  沒有VC,阿里早已死在那個冬天

  二十年,是一個極具紀念意義的日子。過去二十年,是馬云創業的輝煌史,也是中國互聯網波瀾壯闊的歲月,背后見證了中國創投從蠻荒走向成熟的歷程。

  1999年2月,連續四次創業失敗的馬云,與他的朋友同事們湊了50萬元,在杭州的湖畔花園創辦了阿里巴巴。創業伊始,馬云希望能在十個月內拿到融資,但到了第八個月錢就花完了,他只好四處借錢發工資。

  根據彭蕾的回憶,馬云每次從外邊回來,都會對大家說:“我又拒絕了一家VC……”有一天,他說自己已經拒絕了37家VC。后來才知道,當年馬云是被37家VC給拒絕了,因為沒人相信他的話。

  所幸,后來遇到蔡崇信,誕生了中國互聯網最經典的故事:蔡崇信毅然回香港辭掉了年薪70萬美元的風投事業,跑到杭州加入了當時阿里的草根創業團隊,擔任CFO,月薪500塊人民幣。蔡崇信曾回憶,阿里真正打動他的地方,不僅僅是馬云本人,還有馬云與一群追隨者患難與共的情景。

  VC背景出身的蔡崇信,將阿里帶上了專業的融資之路。1999下半年,通過蔡崇信的引薦,阿里拿到了高盛和Fidelity Capital、新加坡政府科技發展基金,以及蔡崇信老東家Investor AB等投資方500萬美元的天使輪融資。這一筆錢,令阿里度過了創業初期最艱難的日子。

  后面的故事,早已成為傳奇?!栋⒗锇桶虲FO人間往事》一文曾這樣記錄:1999年10月31日,馬云第一次與投資人孫正義會面。當時馬云僅僅介紹了六七分鐘自己的業務,孫正義就決定投資阿里巴巴。孫正義的第一次出價是4000萬美元,要求占股49%。

  當時馬云聽完以后心潮澎湃,但是蔡崇信卻說了“No”,因為讓出49%的股份實在太多,對以后團隊的增長也不利;于是孫正義還了一個3000萬美元的價,最后調整到2000萬美元,這讓出來20%多的股份,也為后面阿里的發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2000年1月,軟銀聯合富達、匯亞資本、日本亞洲投資、瑞典投資、TDF等6家機構,共同向阿里巴巴投資2500萬美元,領投的軟銀自己砸下了2000萬美金。

  事后證明,這筆融資太關鍵了。在拿到融資不久,全球互聯網泡沫迎來破滅,無數中小公司應聲倒下,互聯網頭部企業市值斷崖下跌,彼時新浪股價從2000年6月的 60美元跌至2001年10月的1美元;網易股價也從2000年6月的4美元跌至2001年7月的13美分。資本寒冬悄然而至,而阿里卻依靠這筆資金熬過了那個最寒冷的冬天。

  錯過阿里,

  成為不少VC/PE難以彌補的遺憾

  如今回過頭來看,阿里的融資史堪稱中國VC/PE的縮影。

  新世紀初期,風險投資仍是一個新鮮的事物,大多數創業公司融資無門。2003年5月,軟銀亞洲4000萬美元注資盛大,這筆投資成為軟銀亞洲和閻焱的成名之作,也是中國風險投資歷史上的分水嶺——它第一次讓世界資本市場人士看到,在中國做VC可以賺錢,而且可以賺大錢。自此,中國創投行業進入了蓬勃發展期。

  在這樣的背景下,2004年,軟銀再度注資阿里巴巴公司。加上富達(Fidelity)、GGV紀源資本和TDF華盈基金,阿里巴巴此輪共獲得8200萬美元融資,成為當時中國互聯網歷史上融到的最大一筆資金。

  有趣的是,當時早期的VC/PE基金開始陸續套現。高盛因戰略調整,退出了中國風險投資市場,其所持股份被GGV紀源資本接手。高盛成為較早退出阿里巴巴的機構,錯過了最豐厚的回報,這就是風險投資的魅力與遺憾。

  這也情有可原,畢竟當時國內創投退出渠道少得可憐,無論是美元VC還是本土VC,尤為珍惜每個來之不易的退出機會。2005年,雅虎以10億美元現金、雅虎中國的所有業務、雅虎品牌及技術在中國的使用權,換取阿里巴巴集團40%股份及35%的投票權。此輪融資中,早期的VC/PE機構大規模退出,收獲了10倍左右的回報。

  從2011年起,已是超級“獨角獸”的阿里巴巴敲開了PE的大門。同年9月,阿里巴巴向美國銀湖、俄羅斯DST、新加坡淡馬錫以及中國的云峰基金融資近20億美元。2012年,為了支付回購雅虎持有股份所需的76億美元,阿里巴巴向一系列PE基金和主權財富基金出售了26億美元的普通股和16.88億美元的可轉換優先股,中投、中信資本、博裕資本、國開金融等機構成為新股東,銀湖、DST、淡馬錫分別進行了增持。

  直至2014年,阿里巴巴成功IPO,軟銀成為了最大贏家,一舉將孫正義推到日本首富的位置。這一筆經典投資,放眼國內外互聯網發展歷史,只有投資騰訊的MIH能與其媲美。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星天
五家渠| 江西南昌| 宁夏银川| 海南海口| 鞍山| 任丘| 安庆| 延安| 运城| 辽宁沈阳| 灌南| 醴陵| 江西南昌| 武威| 苍南| 嘉峪关| 青海西宁| 宜昌| 顺德| 临沧| 甘肃兰州| 黄冈| 临沂| 永新| 滕州| 唐山| 西双版纳| 盐城| 海安| 宁波| 甘肃兰州| 兴安盟| 铜仁| 河源| 赣州| 长垣| 七台河| 吉安| 迁安市| 营口| 林芝| 滨州| 榆林| 诸暨| 连云港| 潍坊| 中卫| 包头| 禹州| 潍坊| 襄阳| 阿拉尔| 莒县| 安岳| 烟台| 宁夏银川| 襄阳| 台南| 七台河| 陕西西安| 克拉玛依| 醴陵| 垦利| 潍坊| 儋州| 盘锦| 海丰| 甘肃兰州| 海南| 博罗| 台湾台湾| 濮阳| 舟山| 澄迈| 娄底| 三河| 盐城| 孝感| 新余| 深圳| 营口| 邯郸| 云浮| 海门| 基隆| 东阳| 咸宁| 张掖| 贵港| 顺德| 浙江杭州| 黔南| 图木舒克| 信阳| 玉树| 廊坊| 肥城| 北海| 甘孜| 启东| 大同| 深圳| 临沂| 库尔勒| 商洛| 青州| 鹤岗| 甘南| 平凉| 柳州| 安康| 邵阳| 江苏苏州| 新乡| 渭南| 衡阳| 锦州| 乌兰察布| 定西| 衡水| 肥城| 临汾| 上饶| 鹰潭| 玉树| 阳江| 伊犁| 哈密| 攀枝花| 黄石| 泰兴| 台湾台湾| 景德镇| 南平| 鄂尔多斯| 亳州| 日喀则| 昌吉| 威海| 崇左| 陇南| 鄂尔多斯| 博罗| 营口| 西藏拉萨| 临沂| 佳木斯| 石嘴山| 常州| 资阳| 资阳| 馆陶| 山南| 仁怀| 五指山| 南京| 张家口| 开封| 抚顺| 临夏| 保定| 和县| 神农架| 灵宝| 嘉善| 温州| 衡阳| 高雄| 基隆| 南安| 怀化| 屯昌| 吕梁| 石狮| 云南昆明| 抚州| 内江| 永新| 汉川| 莱芜| 武威| 株洲| 秦皇岛| 临沧| 张家口| 明港| 邹城| 江门| 单县| 甘南| 酒泉| 随州| 百色| 海拉尔| 厦门| 桐乡| 宜春| 安庆| 绍兴| 和县| 包头| 四平| 邹平| 日照| 丽水| 忻州| 汕尾| 锦州| 丹东| 聊城| 海西| 安岳| 海南| 昭通| 兴安盟| 果洛| 长葛| 垦利| 龙口| 鹤岗| 武威| 任丘| 东方| 蓬莱| 通辽| 荣成| 遂宁| 江苏苏州| 株洲| 山南| 巢湖| 信阳| 龙口| 和田| 偃师| 佳木斯| 厦门| 日喀则| 湖南长沙| 临沂| 遂宁| 亳州| 宣城| 大同| 邵阳| 云浮| 肥城| 厦门| 宜昌| 齐齐哈尔| 安岳| 巴音郭楞| 玉环| 攀枝花| 灵宝| 黔东南| 肥城| 阳泉| 大同| 洛阳| 厦门| 靖江| 内蒙古呼和浩特| 昌吉| 内江| 济源| 德宏| 安阳| 姜堰| 仁寿| 云浮| 海安| 南阳| 榆林| 南充| 安吉| 佛山| 牡丹江| 伊春| 甘肃兰州| 雅安| 晋中| 聊城| 武安| 株洲| 海西| 莱芜| 蚌埠| 郴州| 衢州| 台南| 石狮| 巴彦淖尔市| 兴安盟| 陕西西安| 涿州| 山南| 中卫| 南通| 瓦房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