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鄧小平給廣東布置的“追龍”任務,為什么沒能完成?

2019-10-17 12:52:32 金融智庫 范智林 分享

1992年,鄧小平給廣東布置了一個任務,那就是用20年時間趕上亞洲四小龍。

如今27年過去了,廣東的GDP雖然先后趕超了新加坡、香港和臺灣,但是至今仍然未能趕超韓國。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了廣東未能完成鄧小平布置的“追龍”任務,今天我們就來為大家揭秘!

1、廣東“追龍”差一點就完成了

1992年,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在南巡時提出,廣東要繼續發揮改革開放的龍頭作用,爭取用20年時間趕上亞洲四小龍。

那一年,廣東的GDP為443.72億美元,而新加坡的GDP是520.1億美元、香港是1040.08億美元、臺灣是2199.74億美元、韓國是3381.71億美元。

折算下來,當年廣東的GDP僅為新加坡的83.39%、香港的42.66%、臺灣的20.17%、韓國的13.12%,可以說存在的差距非常之大,要想在20年內趕超真的很不容易。

不過在接到領導布置的艱巨任務之后,廣東卻并沒有退縮,很快就制定了《關于加快廣東發展步伐,力爭20年趕上亞洲四小龍的請示》。

在這份《請示》當中,廣東提出在2000年前爭取總體上達到四小龍1990年的經濟水平,在2010年全省總體上達到四小龍2010年的經濟水平的計劃。

而實際發展過程中,廣東省也表現得非常給力,GDP先是在1998年趕超了新加坡,而后又在2003年趕超了香港,緊接著又在2007年趕超了臺灣。

那時候大家都很佩服鄧小平神機妙算和廣東省突飛猛進,因為按照當時的發展節奏,廣東趕在2012年之前追上韓國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可就在大家都憧憬著廣東GDP 趕超韓國之際,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了,它產生的兩個結果,大大影響了廣東省GDP趕超韓國的步伐。

第一個是經濟增速開始放緩。

在08年金融危機之后,韓國的經濟增速從5%左右掉到了3%左右,而廣東省的經濟增速則從14%左右掉到了8%左右,雖然廣東省的經濟增速仍然遠遠高于韓國,但是追趕的步伐卻已經放緩了。

第二個是匯率變動造成的影響。

在08年金融危機之后的幾年里,韓元兌美元的匯率從1600升值到1000左右,累計升值了近40%。而同期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從6.83升值到了6.1左右,累計僅升值了10%左右。兩相抵扣下來,韓幣對人民幣升值了30%多,令廣東的GDP要多花4年時間才能追趕上韓國。

本來預計2012年前后能夠趕超韓國,現在看來要等到2022年左右才能夠實現,比總設計師的預期整整晚了10年。

2、“追龍”失敗暴露廣東致命短板

作為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學著馬克思主義長大的社會主義好青年,我們研究和分析事情的時候肯定得用唯物辯證法,也就是既要看到外因,更要尋找內因。

廣東GDP沒能在20年里趕超韓國,既有08年金融危機和韓元升值帶來的影響,也存在廣東省自身發展做得不夠好的地方,那就是區域之間極度失衡。

在大家的印象中,廣東是全中國最富裕的省份,應該是到處都很發達。但是實際上并不是這樣,廣東省算得上富裕的只有珠三角幾個城市,粵東西北廣大地方還很貧窮落后,人均GDP還達不到全國平均水平。

前幾年汪洋在廣東擔任省委書記的時候曾經感慨:“全國最富的地方在廣東,最窮的地方也在廣東,這是廣東之恥,也是先富地區之恥。”

不信的話我算一筆賬給大家看看,2018年全國人均GDP是64644元人民幣,而廣東省21個地級市里面,人均GDP超過64644元的只有深圳、珠海、廣州、佛山、中山、東莞、惠州等7座城市,其余14座地級市的人均GDP還沒達到全國平均水平。

折算成美元的話,去年廣東省最富的深圳市的人均GDP已經達到了29218美元,位列中國大陸所有城市之首。僅比韓國31363美元的人均GDP低7%左右,高出臺灣24994美元的人均GDP將近17%。

與此同時,廣東省最窮的梅州市人均GDP僅為3836美元,在全國300多座城市中倒數有名,比我們印象中很窮的蒙古國的人均GDP還要低,他們去年的人均GDP還有4104美元,比梅州高出了7%左右。

所以啊,以后只許說珠三角的人很有錢,不許說廣東人很有錢,不然粵東西北的人民要跟你急。

同樣都是廣東省內的城市,竟然發展出如此巨大的差異,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差別,這樣又怎能不拖了發展的后腿呢?

假如廣東省內的區域發展能夠像浙江、福建、江蘇那樣平衡,粵東西北地區的人均GDP都能夠超過全國平均水平,那么恐怕廣東早就能夠按時完成鄧小平布置的“追龍”任務了。

3、廣東哪些城市拖了發展的后腿

廣東會出現今天這種區域發展極度失衡的局面,并不全是自然因素導致的,更多還是要歸結到后天因素。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星天
云南昆明| 潜江| 湖南长沙| 潜江| 怀化| 云南昆明| 百色| 天门| 廊坊| 灌南| 内江| 大连| 和县| 通辽| 高密| 松原| 廊坊| 石河子| 吉林| 漳州| 文山| 清徐| 巴彦淖尔市| 长兴| 三沙| 临汾| 吴忠| 日土| 庆阳| 自贡| 安徽合肥| 包头| 玉林| 余姚| 黔东南| 诸城| 姜堰| 泗阳| 西藏拉萨| 临猗| 海北| 沧州| 南京| 张北| 泰兴| 甘南| 松原| 林芝| 迁安市| 沧州| 天水| 周口| 泰安| 淮南| 保定| 阿克苏| 青州| 九江| 博尔塔拉| 上饶| 招远| 延安| 通化| 辽阳| 鸡西| 百色| 邹城| 瑞安| 淄博| 开封| 铜仁| 齐齐哈尔| 绍兴| 瓦房店| 唐山| 宁德| 台南| 深圳| 铜陵| 库尔勒| 崇左| 葫芦岛| 龙口| 宣城| 邯郸| 公主岭| 钦州| 丽江| 七台河| 林芝| 上饶| 焦作| 蓬莱| 清徐| 绍兴| 云南昆明| 吕梁| 柳州| 辽源| 烟台| 贵州贵阳| 宜昌| 宜宾| 高雄| 大同| 莆田| 大庆| 白山| 咸宁| 白银| 阿坝| 茂名| 海西| 仁寿| 昌都| 玉林| 阳江| 泗洪| 亳州| 资阳| 瓦房店| 天水| 朔州| 任丘| 滨州| 苍南| 商洛| 郴州| 邯郸| 汉中| 昭通| 阜阳| 阜新| 廊坊| 澄迈| 铜陵| 内江| 西双版纳| 延安| 清远| 德宏| 石河子| 聊城| 高密| 铁岭| 安庆| 灌云| 酒泉| 泰安| 定州| 高雄| 定州| 乐清| 梧州| 齐齐哈尔| 娄底| 阿克苏| 盐城| 贺州| 石河子| 瑞安| 沭阳| 安岳| 新乡| 莆田| 吐鲁番| 通辽| 荆门| 漯河| 神农架| 广汉| 琼中| 吴忠| 顺德| 广元| 巴彦淖尔市| 澄迈| 赵县| 湖北武汉| 陕西西安| 阿拉尔| 涿州| 金昌| 仁怀| 海东| 新疆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昌吉| 铜陵| 屯昌| 邢台| 枣阳| 蓬莱| 丹阳| 唐山| 海丰| 固原| 定安| 芜湖| 五家渠| 灵宝| 荆州| 新乡| 克拉玛依| 永康| 永新| 绍兴| 宁夏银川| 神木| 龙岩| 吉林| 巴彦淖尔市| 绵阳| 庄河| 邯郸| 宝鸡| 濮阳| 厦门| 绵阳| 怒江| 海拉尔| 随州| 济南| 湖北武汉| 吐鲁番| 义乌| 汉川| 平凉| 朔州| 河池| 玉环| 长垣| 信阳| 佳木斯| 延安| 芜湖| 醴陵| 海南| 黄南| 安岳| 廊坊| 桓台| 万宁| 林芝| 铜川| 钦州| 建湖| 泰州| 乌海| 邹平| 临沂| 六盘水| 泗洪| 徐州| 吐鲁番| 沛县| 鹤壁| 丹阳| 吉林| 姜堰| 朝阳| 赤峰| 邹平| 白沙| 宿州| 榆林| 瓦房店| 曹县| 汕头| 东海| 四平| 阿拉尔| 乳山| 鹰潭| 烟台| 南通| 毕节| 莆田| 江门| 临海| 七台河| 涿州| 聊城| 武安| 五指山| 宁德| 海宁| 株洲| 鹤壁| 娄底| 安徽合肥| 诸暨| 陕西西安| 盘锦| 蚌埠| 宁波| 海北| 随州| 博尔塔拉| 贵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