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私保護升級,大數據金融會死嗎?

2019-10-17 12:59:12 蘇寧金融研究院 分享

  近期,突查一些大數據公司,全行業談虎色變,心里都沒底——這是殺雞儆猴呢,還是順藤摸瓜、一網打盡呢?

  自然不能一網打盡,但也不是殺雞儆猴這么簡單。

  數據保護喊了很多年,突查大數據公司也非首次,突查會很快過去,同過去一樣。但相同的是表象,不同的是土壤。

  數據,一直有兩面性:強調數據資產性,數據是油門;強調數據安全性,數據是剎車?,F在,到了踩剎車的時候。

  進退由它

  最寶貴的資源,都有雙面,既是動力,又是武器。石油重要,有石油禁運;技術引領,有技術封鎖。在消費金融行業,數據也有這樣的雙面,進退由它。

  對數據的利用已貫通消費金融全環節,但敏感數據主要集中于風控,數據的不可替代性也體現在風控,數據的雙面性在大數據風控環節得以充分體現。

  傳統風控手段,主要是對物風控而非對人風控,更重視抵押物而非借款人本身。抵押物,代表100%可追償,安全無風險;個人信用再好,也不能排除不確定性。所以,對抵押物的依賴,實則是對風險的極度厭惡,厭惡風險的金融機構,必然輻射范圍有限,消費金融,久久被困在一個小圈子里,做不大。

  數據風控,則是對人風控,基于人的信息、行為、標簽予以評分,根據評分確定額度和利率。評分結果,本質上是對還款概率的模擬,概率的背后是不確定性和風險。當風控模式從傳統風控過渡到數據風控,對風險的認知和承受有了質的突破,消費金融也就突破了抵押物的牢籠,空間被打開了。

  數據風控的典型場景是信用卡,銀行憑借一套信用卡評分體系丈量天下申卡人。最負盛名的信用分產品是FICO分,已成為美國消費金融繁榮生態的核心支柱。這兩年興起的大數據風控,不過是數據風控在數據層面的擴圍,繼而實現了業務空間和邊界的再延伸。

  從模式沿革角度看,大數據風控并非無根而生的劃時代創新,仍是漸進創新和演變的典型。僅靠這種漸進式創新,還不足以驅動消費金融的風口,大數據反欺詐的成功才是不可或缺的助力。

  2016年,動輒有小貸平臺被騙貸大軍薅光至死的傳聞。當貸款從線下到線上,核實申請人身份、辨別借款人(騙貸)意圖這種原本不是問題的問題成了問題——線下親見,核身很簡單;線上面對一個數字化的身份,辨別真假不容易。

  騙貸大軍專業化運作,持續迭代更新;多數貸款公司缺乏人力和實力進行攻防,第三方大數據公司反欺詐的價值凸顯,逐漸成為消費金融產業鏈里的重要一環。這一環補上了,消費金融的風口也起來了。

  2016年下半年起,現金貸在江湖崛起,撐起消費金融的大梁。

  不過,當數據越來越重要,雙面性就出來了。

  不離監管

  數據無足輕重時,也是數據監管寬松時;一旦重要性凸顯,監管和規范必然跟上。因為重要的東西要可控,不可控,越重要,越危險。

  《大數據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工信部規[2016]412號)開篇強調“數據是國家基礎性戰略資源,是21世紀的‘鉆石礦’”,這么重要,亂采亂用豈不后患無窮。若不加規范,資源流失誰的罪過?

  此外,從行業健康發展角度看,數據行業也離不開監管。原因有二:

  一則,監管介入,才能驅逐劣幣。市場之手追求效率,劣幣會驅逐良幣。以大數據公司為例,堅持合規采集數據,成本高、數據源受限,與肆無忌憚的數據公司競爭,必然處于下風。久而久之,肆無忌憚的公司反倒成了主流。監管介入,明確數據規范,競爭的重心不再是哪家機構更大膽,整個行業的發展才有堅實基礎。

  二則,數據亂象頻發,不得不管。數據,是向善的動力,也是作惡的武器。受惠于數據亂象,國內欺詐團伙從業者已超過200萬人,每年造成經濟損失近千億元;各種“精準”騷擾更讓人不勝其煩。打擊數據亂象,是打擊欺詐的重要一環,與民眾財產安全息息相關,已超越大數據行業自身的范疇。

  2017年6月,《網絡安全法》正式落地,與數據相關的有以下幾點:

  (1)網絡運營者收集、使用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公開收集、使用規則,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圍,并經被收集者同意。

  (2)網絡運營者不得收集與其提供的服務無關的個人信息,不得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雙方的約定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并應當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和與用戶的約定,處理其保存的個人信息。

  (3)網絡運營者不得泄露、篡改、毀損其收集的個人信息;未經被收集者同意,不得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但是,經過處理無法識別特定個人且不能復原的除外。

  (4)任何個人和組織不得竊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獲取個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個人信息。

  配合法律落地,2017年6月前后,網傳經偵集中約談15家大數據公司,嚴打不合規數據交易,風聲鶴唳之下,大數據公司多有收斂,但不久又故態復萌了。

  國內大數據服務公司盡享數據紅利,向來對數據合規關注不足,照市場說法,屬于“創新從灰色地帶開始”,一次兩次敲打,自然難以奏效。但監管環境已經改變,數據規范使用勢不可逆。

  2018年9月,人大常委會公布立法規劃,《數據安全法》位于第一類目,屬條件比較成熟、任期內擬提請審議的法律草案。

  《數據安全法》已在路上。此次集中突查大數據公司,是數據治理開端,也是環境突變信號。風雷興,雨將至,大數據公司是時候踏上轉型路了。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著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星天
阳春| 五家渠| 莱芜| 台湾台湾| 高密| 十堰| 天水| 红河| 肇庆| 兴化| 兴安盟| 淄博| 青州| 乌海| 眉山| 库尔勒| 云南昆明| 白银| 安阳| 黑河| 衢州| 巴音郭楞| 揭阳| 大连| 三沙| 如东| 上饶| 改则| 商洛| 吉林长春| 临海| 宜宾| 海丰| 湘潭| 雄安新区| 石河子| 临汾| 汉中| 凉山| 大连| 宣城| 安康| 高密| 滁州| 九江| 宜都| 赵县| 阿拉善盟| 吉林长春| 汉中| 定州| 普洱| 阜新| 山西太原| 澄迈| 海宁| 商丘| 湖北武汉| 承德| 招远| 清远| 德宏| 平凉| 双鸭山| 锡林郭勒| 东海| 玉环| 驻马店| 驻马店| 保山| 忻州| 如皋| 醴陵| 克拉玛依| 桂林| 台山| 定西| 淮南| 乌兰察布| 安顺| 哈密| 淮安| 扬中| 宝应县| 开封| 秦皇岛| 陵水| 酒泉| 果洛| 任丘| 河南郑州| 仁怀| 白沙| 阿拉善盟| 朔州| 毕节| 大理| 清远| 绍兴| 湘潭| 建湖| 天长| 湖南长沙| 陇南| 益阳| 江门| 泰安| 大同| 辽源| 澄迈| 商洛| 嘉兴| 乐清| 郴州| 湛江| 张北| 江门| 宜昌| 海西| 潜江| 百色| 贵州贵阳| 齐齐哈尔| 定州| 云南昆明| 泸州| 日喀则| 大连| 攀枝花| 临猗| 鞍山| 烟台| 眉山| 驻马店| 温州| 大连| 玉溪| 章丘| 黔西南| 常德| 朔州| 昌吉| 青海西宁| 辽宁沈阳| 许昌| 黑龙江哈尔滨| 基隆| 浙江杭州| 贺州| 黑河| 绵阳| 霍邱| 和县| 淄博| 垦利| 德清| 滨州| 阿克苏| 遵义| 铁岭| 石河子| 延安| 燕郊| 惠州| 鹤壁| 驻马店| 神农架| 抚顺| 香港香港| 桓台| 锡林郭勒| 西双版纳| 娄底| 扬州| 神农架| 六盘水| 天长| 昭通| 江门| 漯河| 垦利| 七台河| 龙口| 红河| 克孜勒苏| 宣城| 枣庄| 渭南| 乌海| 博尔塔拉| 咸阳| 东营| 榆林| 迁安市| 茂名| 迪庆| 焦作| 海门| 鞍山| 池州| 广饶| 黄南| 龙口| 枣庄| 泰州| 日喀则| 云南昆明| 桂林| 和田| 铁岭| 惠州| 海南| 昭通| 河南郑州| 明港| 甘南| 仙桃| 吴忠| 韶关| 安庆| 龙岩| 杞县| 海安| 神农架| 抚州| 泉州| 海门| 单县| 漯河| 衡阳| 十堰| 霍邱| 克孜勒苏| 玉环| 霍邱| 广安| 白城| 临沂| 巴音郭楞| 乐清| 仁怀| 芜湖| 天水| 章丘| 秦皇岛| 龙岩| 洛阳| 河池| 黔西南| 呼伦贝尔| 玉溪| 海西| 锡林郭勒| 临沂| 运城| 永新| 定州| 通辽| 郴州| 萍乡| 齐齐哈尔| 新沂| 吴忠| 咸阳| 新余| 衡水| 金昌| 济宁| 鄢陵| 忻州| 喀什| 莆田| 台湾台湾| 金华| 吴忠| 阿拉善盟| 宜昌| 海西| 盘锦| 昌吉| 晋江| 林芝| 沛县| 张北| 鄢陵| 绥化| 湖州| 河南郑州| 亳州| 天长| 晋江| 河池| 荆门| 巴彦淖尔市| 惠州| 日喀则| 佛山| 阳春| 荣成| 攀枝花|